【清廉浙江·我出力】1人,1衛生所,1元診療費……這是個怎樣的故事?

發布時間:2018-11-02 17:21:00 來源: 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

  一元錢可以用來買什么?一包餐巾紙、一塊橡皮……如今,真的想不出能買更多的東西了。

  但在建德乾潭鎮的陵上新村,村民們一元錢就足以求醫問藥。

  這點得益于73歲的“赤腳醫生”吳光潮和他堅守了53年的村衛生室。53年里,他不僅每次給村民看病僅收取“一元”診療費,甚至還經常自掏腰包貼錢給村民,令人無比敬佩。

  吳光潮在出診的路上

  一生堅守,守住“仁心廉德”

  1966年,年僅20歲的吳光潮根據村里安排,當了“赤腳醫生”,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這個當年的“熱血青年”一當就是一輩子,回憶起來,他的眼神里滿是激動。

  吳光潮,年輕時要求上進,1970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自學醫術,尤其是對中醫治療肝病頗有心得,但當時條件差,他就每天不停翻看醫書琢磨著采藥、配藥、搗藥的事,可是,一次“意外”堅定了他的人生價值觀,那是一次和同行上山采藥的過程,為采摘一懸崖高處的中草藥,突發了墜崖事件,一個同行當場身亡,而自己則受了重傷。養傷期間,鄉村缺醫少藥,村民看病難,發生意外更是得不到救治的現實深深的刺激著吳光潮,從此,他萌發了要當好醫生,為村民治病的決心。

60年代起,邊自學中醫邊冒著危險上山采藥。


     漸漸地,隨著吳光潮的醫術逐漸精通,不僅村民的傷風咳嗽找他,很多疑難雜癥也被他治好。

     如本村一個4、5歲的幼兒,意外摔入池塘里,被他搶救過來,還有一個外市的肝腹水很嚴重的病人,大醫院不敢收治也被他治好。1983年,爆發了大量的甲肝傳染病,他用自己采摘的中藥免費治療好了本村10幾個患者……

  70年代起,村里大人、小孩的病都他一個人看。

  當村醫沒幾年,吳光潮在當地就小有名氣了,鎮上的大衛生院和隔壁村診所來高薪聘請,都被他一一婉拒,他說:“我是黨員,國家培養我,村民離不開我,我不能一走了之。”

  收費價廉,服務品質不“廉”

  我不能算經濟賬”,吳光潮每次收取的一元錢,包含診斷費、掛號費、藥費,從1983年至今,從沒有漲價,他給村民拔牙齒、針灸、拔火罐、草藥都不需要錢。而之前的六、七十年代,他僅收取1毛、5毛錢。雖然村里早先每年有8000元、后來的3萬元補助,對于他來說根本不夠,經常自掏腰包貼錢給村民。

  陳仙妹,一個年長的老媽媽,一個人拉扯兩個智障孩子長大,自己又患有食道腫瘤、胃出血、高血壓等,多年來都是吳光潮給她免費看病,還給送吃的、送穿的,正如陳仙妹說的,我如果沒有他,早不在人世了。

  80年代起,常年義務為陳仙妹看病。

  村里有個福利廠,智障殘疾的工人生病,都是他常年義務跟蹤治療服務。

  不管刮風下雨、嚴寒酷暑、白天黑夜,只要一有村民呼叫,吳光潮就立即趕去,好幾次黑夜冒雨撐傘騎自行車,摔倒在路邊,有次還摔得腦震蕩……

  不管刮風下雨和黑夜,村民一叫他就上門看病。

  正如村民任愛嬌說,我從出生,幾乎所有的病都是他看,每次他就收一元錢,全村人都是一樣收費,人很好,我們一叫他就到。

  53年如一日,堅守一個衛生室僅收取一元診療費。

  廉者有其心、有其德。吳光潮用一生的行動詮釋;廉者常樂無窮,雖然退休十余年了,但他滿頭黑發,精神抖擻,他說:我這個一元醫生還有很多年可以干!

(漫畫:胡志豐;文:胡志豐 袁希文)

  (杭州市紀委監委)

編輯:張曉斌
秒速赛车是骗局吗